iConqueror

  1. 想象唐朝,想象李白

    ZERO:

    • 选择历史(或者异国)人物/题材,是非常大的冒险

    • 《大唐李白》可以称之为百科全书式小说

    假设你是一名小说家,打开空白的Word文档,准备构思一本新的小说。浩瀚时空,此时驰骋想象。如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所说:“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 然而你会发现,这样的自由很难承担。心念四起蠢动,最后仍很有可能停留在你所熟悉的生活:自己、家庭、朋友、生活的城市/农村/国家、当代。不为别的,熟悉生活才承担起小说的肌理:细节。

    选择历史(或者异国)人物/题材,是非常大的冒险。假设你选择了一名唐朝人,那么,你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想象生活在唐代的生活起居?从起床的一刹那开始,他睡的是什么样的床...

  2. “五四”青年的歧路

    ZERO:

    作为“五四”青年的代表,傅斯年是当之无愧的 打破旧时代后,面对满地狼藉,终归要立于何地,从何处收拾旧山河


    “五四”的反叛特质,在历史上留下一个永恒的青年形象:逆子逆女离家出走,与老旧无望的中国传统决裂,认为只有“全盘西化”才有希望。

    有趣的是,今天被记录和书写的多半是“五四”一代的老师辈人物,胡适、鲁迅、钱玄同、陈独秀……他们被视为新文化运动的缔造者,他们生产观念,启蒙了年轻的学生。鲁迅说,长者应该“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年轻人)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问题是,年轻人真的去了“宽阔光明的地方”,幸福度日,合理做人了吗?

    王汎森的著作《傅斯年:...

  3. 阿伦特:“还剩下什么?只剩下语言”

    ZERO:

    1964年10月28日,汉娜·阿伦特接受记者Günter Gaus的采访,并在西德电视台播出。这次访谈被授予Adolf Grimme奖。阿伦特说,我不属于哲学家的圈子。如果人们确实想要谈到我的职业的话,它应该是政治理论。我既不想是一个哲学家,我相信我也并没有被哲学家圈子所接受。


          Gaus这样开始他的访谈,他说阿伦特是参加他进行的系列访谈的第一位女性;之后立即解释说她有一种“非常男性化的职业”,也就是哲学家的职业,从而对他的陈述作了一个限定。这导向了他的第一个问题:尽管她受到别人的赞誉和尊敬,但“她在哲学圈子里的位置”的与众不同或者特殊,是否是因为她是一个女性呢?阿伦特回...

  4. 天下无如吃饭难

    吃饭实在是人生命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件大事,为了吃饭,许多人甚至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而我不也是违背了自己吗?”吃饭与良心的关系,我们想过吗?

    ZERO:

    吃饭,乃是天大的事。胖妈说,有个地方,叫“伊登”,那里人人不愁饭吃。东东把“伊登”在心里记挂了许多年,终于背起累赘的行囊,从东到西辛苦地寻找吃饭。她曾以为在美国找到了“伊登”,在那里,吃饭把一家三口紧紧维系。东东的一手好菜抹平了生活的艰辛,也让她见证了吃饭的严酷和残忍。时光流逝,吃饭从这个家庭的最低需求变成了最高享受,东东却发觉“伊登”依然遥远,在追寻“伊登”的几十年里,她找到了吃饭,却丢失了味道——那是家的味道、故乡的味道、小时候的味道。


    《吃饭...

  5. 《城邦暴力团》:“侠隐”与“城邦”

    ZERO:

     

    张大春的侠,只文不武。文人写武功,断断不如新晋武侠作者乔靖夫那样拳拳到肉,张大春以文行侠,就像程小东的武指一样,炫则炫,酷亦酷,然而七扯八扯之余,读者神游到别处去,或典故,或逸事,就不在武功上

     

    《城邦暴力团》是台湾作家张大春写作生涯中最长篇的一次创作,皇皇五十余万字,台湾版曾经分为四册发行,后来在2009年又曾发行过两册的十周年纪念版。怎样将这么一部包罗万象,兼写庙堂与江湖,更在亦真亦假之间将中国近百年的历史敷衍成书的小说推广给大陆读者,是我这个责任编辑非常担心的。
    经过几番讨论,根据当时流行的谍战剧和廖信忠、龙应台等人的台海题材图书,主打了“中国地下社会总史,世纪暗战江湖变迁”这...

  6. ZERO:

    这一次人们落泪,不仅是因为它讲述了阿富汗的苦难,更因为它讲出了我们所有人都会碰到的人情困境和生活迷局,让我们不敢再轻易给别人的行为贴上背叛或者卑鄙的标签








    小说由一个父亲讲给儿子和女儿的睡前故事开篇,它不仅预示了之后的悲伤故事将会多么残忍和沉重,而且只有读到后面才能知道这样的开始在形式上是多么精巧,在内容上又是多么惊心动魄,总之,这是一个举重若轻的开篇。

     

    魔王夺走了父亲的孩子,父亲和孩子相互忘却后各自按下了生活的重启键,生活仍然向前。睡前故事讲完了,沉痛的小说就在生离死别的相互背叛和怀念中正式开场了:一对兄妹,阿卜杜拉和帕丽,走入了故事,成了故事的主人公,为了一家人的生存,帕丽被卖掉,...

  7. 悠游“店主国” ——评《现代世界的诞生》

     麦克法兰笔下的英格兰社会,不乏田园牧歌式的理想色彩。即使他列举出种种缺陷,书中更多体现的还是书卷气的悠游之感,而较少“创造性破坏”的无奈。他每每回忆起英格兰“民族性”给自己的影响,在探索自己时表达了对祖国的情感。

    ZERO:

    《现代世界的诞生》的写法,亦有别于严肃的论文,更多依靠材料来呈现历史逻辑,以材料间的微妙性启发读者。以他的方式检视英格兰的得失,细究历史细节背后的意味,试着从中抽离一条影响全球的现代性之路,将会呈现交叉小径的花园式的智识乐趣。

      自1588年击败无敌舰队起,英国开始“日不落帝国”之路直至1922年的极盛,再经由二战与“非殖民化”过程,庞大帝国回复到现今的本土加十几处海外领...

  8. 不是假期的圣诞节

    正因如此,在经济世界里崇拜权威并没有什么意义,不仅因为经济学、经济学家和金融行业本身并不具有神力,还因为这种权威崇拜会加剧经济世界的恶疾。归根结底,只有我们每一个人战胜人性中的脆弱,远离毫无意义的权威崇拜,变得自信自立、尊重常识、乐于选择和敢于担责,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危险才会越来越小,这个经济世界才有可能变得越来越好。毕竟,God save those who save themselves。

    ZERO:

    神化信仰”本身也存在于经济世界之中,而且根深蒂固到令我吃惊的地步 为什么崇拜权威?是因为我们贪婪好利.


    圣诞节到了,写首什么歌呢?作为拖延症患者,我23号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打开思绪,《...

  9. 诗人何以沉默,如何打破沉默?

    “当诗人越来越接近神灵所在,转化成言语的任务也变得越来越艰难”,最终,进入语言的光亮逐渐黯淡,而不可复得的光辉则把语言烧成灰烬。

    ZERO:

    综观《语言与沉默》,斯坦纳超拔的智慧、流畅有力的文风所带来的快感,和批评对象的黑暗和沉重,构成恒久的悖论。越好就是越坏,而美妙的语言正是最完整地遮掩。奇特的是,斯坦纳是带着过人的勇气和热情去表述这令人绝望的远景的,对此,我更愿意相信态度而不是结论。


    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1929—)美国著名文艺批评大师与翻译理论家,当代杰出的人文主义知识分子,熟谙英、法、德等数国语言与文化,执教于牛津、哈佛等著名高校。主要研究语言、文学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10. 品读西藏文学《酥油花》

    而现在,那些草、牛奶和酥油,都已完成了他们的旅程。升华为艳丽圣洁的酥油花,被供奉在庄严地佛龛上。被青春健壮的男女、两鬓斑白的老人们顶礼膜拜,当然,也包括扎西老人他自己。

    ZERO:

      银元在桌上碰撞的清脆声响是那样响亮悦耳,不断刺激着人们紧绷的神经,人群中不断传来胜利者的欢呼和失败者的哀叹。

     在西藏那个神秘而古老的国度,那里的空气充满了安宁,虔诚的气息,如果说要给西藏文学一个重要的现实意义的话,那有一点非常重要:在我们这个到处充满物欲横流的时代,无数的人被压迫的无处可躲,毫无自由可言的境地下,倘若我们去西藏感受旅行一趟,我坚信会在西藏重新找到我们内心对梦想的炙热追求,对爱情的渴望以及对自由的...